暮颢皊

深坑蹲造者,冰窟修行人。
主产小排球&V家相关ヽ( ̄▽ ̄)ノ。

【预告 - 茄冰蕉】

他走了,搬离了这间公寓,也带走了一段他们共同的回忆。要前行下去吗?要止步于此吗?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想知道。
   
01.聚离
02.距离
03.时雨
04.失真
05.再见

【HQ!! 宫兄弟】自由抛物线之美

※角色:宫侑&宫治

※设定:

1.是亲情向!亲情向!!亲情向!!!

2.宫兄弟日常生活段子合集

※其他:

灵感来源:原著279话 P9页的“稻荷崎排球部特產——宮兄弟亂鬥”

注意,是OOC放飞自我流


01.布丁革命


那是在宫侑宫治刚升入国中的时候:那时的宫侑性格还不像现在这样不羁嚣张,恃才“行凶”;宫治也并非现在这般会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温柔体贴的人。对于当时的这对兄弟而言,吵架是和吃饭、喝水、睡觉、上厕所一样日常的事情——嘛,尽管现在他们成为高中生后,吵架还是时有发生的事。


某天下午的放学甜点时间,两兄弟就布丁分配问题吵起来了。


本来是一人两个...

【转载】【HQ!! 黑研】獨特的獎勵

 @くま🐻(Kuma) 

谢谢Kuma(≧∇≦)ノ【不介意这么称呼吧?】里面阿黑喊研磨妈妈为“妈妈”真的很贴合官方(XD),“City boy game store”也让人会心一笑www,是一篇很可爱的文章,我很喜欢!第一次点梗居然有了回应,超开心+感动的!!!!!!

Kuma要好好休息注意身体哦,不要太累。


くま🐻(Kuma):

- 謝謝願意賞面點梗的小夥伴  @暮颢皊 

瞎寫寫的一篇敬請見諒

- 318嚴重後遺症 是看完你能發現本人完全不適合溫馨向


>...

【原创】何说

2018.9.20.Thu


“你这天煞的负心汉,害我苦等了你三月有余,怎地这般不晓风情,却连我讯息也不予回——”

我本想在见到她后托着哀怨凄长的戏腔调子打趣道的。


“我见天阴沉,怕你淋了雨,受了寒,感了冒,又发烧,特地来送伞于你呀。”

我想绉着文彬彬的话头同她调笑,可她不是那般马虎到雨天不带伞的人——毕竟初中四年,蹭伞同走的人是我不是她啊。


“你这负心的小郎君啊——”

我又想叫她听了我如此浮夸的絮叨后皱着眉,不耐烦地拍我脑袋,想见她瞪着眼睛训我“你傻吗”时眼底浮现的轻盈笑意。


我脑海里浮想联翩的都是我们见面后可能发生的种种场景。


快步走上她艺术部教学楼阴森森...

【HQ!! 月山】发酵错误的恋心

※CP:月岛萤×山口忠

※二次设定:日常向剧情,两人为大学生,交往两个月,正在同居中

※其他:OOC放飞流,笔力浅薄,请指教


发酵错误的恋心


(一)


干净整洁的蓝色包装袋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包装袋上面的大碗酸奶和草莓图案很是瞩目——至少月岛是这么想的,他从门口挂衣物的立架处就可以清晰看见那一串几乎要淹没在天蓝底色中的粉红草莓。

肯定是山口买的。月岛脱下了风衣挂在立架上,走进客厅,拿起了那个袋子。

“yoghu……”酸奶?山口买这个是要——

哗啦碰撞的钥匙声,干脆利落的锁眼转动声,伴随着轻微的“咔”的一下,门被打开。

月岛的思绪戛然...

【茄冰蕉】无声之痛

预警:

1.这只是我个人心中的茄冰蕉,与其说是恋爱中心向,更不如说是亲情中心向。

2.开学之际克服了懒癌顺手打的文。

3.三人同居设定。

4.其他设定:Kaito→儿科医生,Gakupo→职业作家,Len→大学生。年龄:G>K>L。


一早起来Len就发现自己嗓子疼痛说不出话,感觉喉结被周围的肌肉紧紧裹住,再反向用力推到脖子后方的脊柱骨。

标准的嗓子发炎,他想,一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喉头刚囫囵出个“啊”音,剩下半截的气音却让痛感震断了。

卧房门前的楼梯传来脚步声,那一瞬间,几乎是反射性的,他身体后仰收缩,左手向前作痉挛状,其上手指屈伸抓面前空气,右手摸到喉咙,隐隐用力,清晰可...

【转载】一个漫画小教程

月子焰:

太太打字辛苦了!!!(我转一下免得日后找不到qwq希望勿介意)

葱开开:

因为不喜欢画画的时候被人看着所以没有直播_(:3 而且画漫画要什么直播啦,漫画直播那不是剧透了吗hhhh

     

看这个教程之前请记住这句话:漫画的核心是故事,不是画工

     

如果想要知道怎样画一篇好漫画/画好看的画面,那么可以出门右转了
此教程与其说教如何画漫画,不如说是教如何让画出来的东西不出印刷上的问题

     ...

我只想说……我茄冰蕉的cp tag……已经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更新过了【微笑:)】

【转载】同人文的真相

无咲:

是的,没错。特别是第八点。

  
  

三岁的泠家星澜:

  
   

鹤栖清泓:

   
    

抚剑独行游:



  ...

海绵小姐与木乃尹小姐的同居物语(一)

海绵小姐人如其名,是个呃……一言难尽的姑娘。要说她的特别之处嘛——她可以在任何时间、以任何理由哭出来,就像一块沾了水的海绵,只要受到外界压力就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挤出水来。


这是她本日第四次掉泪。

“说什么‘你爱的是木心海子席慕容而我却钟情于尼采叔本华弗洛伊德,抱歉我们三观不同,分手吧’,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分手理由?三观不同怎么不能好好处一起?在这个狮子和老虎都能生崽子、黛玉和伏地魔都能凑CP的包容大时代,跨三观的恋爱凭什么你说断就断!”海绵小姐向她亲爱的室友哭诉道。

室友默默无言,男友力MAX地搂住了她。

“阿木……”海绵小姐在断断续...

乱七八糟的脑洞(一)

About 卖药郎
擦拭尽尘世色彩,只留下一张干干净净的脸——一张十分清秀的青年的脸。
单看这张脸,任何人都不会将其与收尽魑魅魍魉、探寻世事形真理的卖药郎联系起来。
正是那些颜色,衬起了他。
妖冶艳丽至极的色彩下,灰暗的影子亦相伴相随。

About 汽水与酒
汽水一口气喝到饱,实乃人间至爽。
但爽完以后的不停打嗝…
  
不会喝酒的孩子一口气喝掉一大瓶汽水,断断续续地打了一串气嗝,被汽水嗝憋出了眼角星星点点的生理性泪花——给人心生怜爱之感。

截图·卖药郎·正颜

截图·卖药郎·侧颜+虎牙

截图·卖药郎·手+喵

截图·卖药郎

罗里吧嗦的发泄时间

没有了共同语言的我们,已经不能称之为朋友了——这是一个极端不想令我自己承认的事实。
  
讨厌总是一大伙人出去玩,讨厌那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讨厌那副以自由不羁为名的自我堕落,讨厌隔着屏幕才能沟通的我们两个。哈,还有什么是不能讨厌的呢,
  
嗓子很不舒服,还黏黏糊糊的,像是一堆干枯又细小的树枝间黏满了鼻涕虫,而后我发出来的声音干扁沙哑,那枯败的小树枝扑簌抖落下灰颓的叶,叶子经不住颤动近乎湮碎成尘灰。

废话时间

@信息筛子  @信息筛子  @信息筛子 【喜欢的太太要艾特三遍(つ///⊂)捂脸ing】  

极偶然的看到了一位名叫“信息筛子”的太太的《废话时间》。文章确如其名,零零碎碎的,没有一个能捏合住全部内容的主题,但就是那样随性的文字间的排列组合,让我觉到了一种犹如面对面的两人无需再多言语直视着彼此眼睛就能了解对方想法的亲近感。
  
筛子【喜欢尊敬一个人便会不由自主想要亲近ta,不是么?所以暂且忍受一下我对太太这般的称呼吧】文章里说的那样的乱厚cp我也想看,总觉得乱酱的女装元素或许能成为他和厚之间无伤大雅的矛盾起点——发生在恬淡明媚午...

【茄冰蕉】东京不太热

※“以歌之名,述我恋心”系列第一弹
※与歌曲《东京不太热》完全无关
※渣文笔,求各位从轻吐槽【土下座

见鬼的东京不太热,东京的夏天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热。
从凌晨四点半开始,公寓楼下的鸣蝉就吱吱燥燥地叫,隔着玻璃窗都能听到。那些蝉大概是借了它们自己的声音吸收了凌晨为数不多的清凉,得了甜头以后,叫得愈发响亮。“吱——吱——”一波接一波,像浪卷舔舐海岸,少有停歇的时候。
A.M.4:00,房间里开的定时空调早已关闭,床上人将身上胡乱裹着的被子下意识踢到一边去。一翻身,身下纠结成一团乱麻的床单毕露无遗:褶...

【GL架空-香乔】别扭之吻与我们的赌气纪念日

此刻,已是傍晚,半大的夕阳垂在地平线上,渲染红了一片天空。通向W市的最后一趟列车呼啸而过,挂起的气流抚开了小乔发丝,冷飕飕地 吹过她的颈脖——即使戴着围巾,也能感觉到的秋日的寒意。
还是……错过了啊,怎么办,今天去不成了吗?
小乔咬了咬下嘴唇,转身离开了列车站台。
——她又回到了售票大厅。

“请问,还有去W市的列车吗?”尽管已经知道列车已经开走,去W市的车次不可能再有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冲向售票口,再问问售票员。
“这位小姐,非常抱歉,去W市的最后一趟列车已经在5分钟前开走了。”售票员的一番话轻飘飘地从口中吐出,她却觉得那就像所谓“压垮骆驼的 最后一根稻草”,毫不留情地打破了自己最后一...

※全职的各位属于虫爹,OOC了的叶包CP属于小生。

※私设有之,慎入。

最近这几天,无论哪个点睡觉,包子起的都很早,每天六点多钟出去,美其名曰晨跑,把原来还不在兴欣时养成的晨跑习惯再延续下去。

“行啊,包子,天天锻炼身体好,比某个整天宅在网吧里大门不出二步不迈的人要好多了。”魏琛熬了一整晚的夜,都在捣弄他那件死亡之手的银武升级,叶修也没睡,跟着去打Boss收集材料。
“你瞧瞧你话说的,我这不是在为兴欣发展做贡献嘛,你死亡之手的材料还要不要了?”叶修嘴里正叼着根烟,说话却也是丝毫不含糊,“对了,包子,你既然出去晨跑,一块儿把早饭也捎上吧,到时候饭钱找老板娘报销。”
包子自然是欢喜地应了下来:“...

© 暮颢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