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颢皊

【GL架空-香乔】别扭之吻与我们的赌气纪念日

此刻,已是傍晚,半大的夕阳垂在地平线上,渲染红了一片天空。通向W市的最后一趟列车呼啸而过,挂起的气流抚开了小乔发丝,冷飕飕地 吹过她的颈脖——即使戴着围巾,也能感觉到的秋日的寒意。
还是……错过了啊,怎么办,今天去不成了吗?
小乔咬了咬下嘴唇,转身离开了列车站台。
——她又回到了售票大厅。

“请问,还有去W市的列车吗?”尽管已经知道列车已经开走,去W市的车次不可能再有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冲向售票口,再问问售票员。
“这位小姐,非常抱歉,去W市的最后一趟列车已经在5分钟前开走了。”售票员的一番话轻飘飘地从口中吐出,她却觉得那就像所谓“压垮骆驼的 最后一根稻草”,毫不留情地打破了自己最后一丝幻想。
她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售票员,双手紧抓着售票口的窗台沿:“真的……没有了吗?”像是还不肯死心般,她又问了一遍。
售票员摇摇头:“抱歉,真的没有了,如果您不信的话,我可以给您调出本日的车次表。”
“果然,还是晚了吗……”小乔不禁将心中的失望喃喃了出来,“这样啊,抱歉,打扰你工作啦。谢谢啦。”她故作轻松地回应了售票员,转过身,丧 气地迈开脚下步伐,准备离开。

早知道她出门时就不那么犟脾气跟那家伙吵架了,害得那家伙也好、自己也好都一肚子的气,还误了出门行程。
“那个,如果您愿意的话,还有18:00发车通向W市的特快列车可以搭乘。”
或许连售票员都看不下去了吧,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一下小乔。
“真、真的吗?!”
“是的,不过您要等上很久……”售票员话说道一半就被小乔打断了,“那我要订!”
“诶?您是指……”
“是的,我要订18:00的特快列车票,”小乔眼睛一下子晶亮了起来,“去W市的!”
售票员很快反应了过来:“诶,哦,好的。”他很快处理完办票手续,把票递给小乔。
“谢谢。”小乔报以一笑。

坐在候车厅中,候车厅空荡荡的,使让人开始胡思乱想。小乔皱着眉头,一手托腮,不禁回想起下午发生的那件事。

“香香,我们去W市新开的游乐园玩吧。 ”谁知道当初她怎么鬼迷心窍一时把这话脱出了口。
“去那儿干嘛?”孙尚香懒懒地窝在沙发里,一手拿着平板,一手拿着零食,看电视剧正看得入迷。
“电视剧有什么好看的啊,”她无聊地伸出手指头戳戳孙尚香的脸,继续说道,“W市离这里又不远,而且听说那新开的游乐园有超级~大优惠,票价 超便宜的说~”
“啊?坐高铁去W市要半个小时,花费的时间是不算多,”孙尚香放下手中平板,一脸严肃地瞪着小乔,“高铁票的价格我们姑且先不提,但是小 乔啊,你要知道我们这去W市的高铁票不提前订的话,是坐不上高铁的。”
“我、我知道啊……”
“就算我们不坐高铁,改坐特快去W市,至少也要40分钟。40分钟什么概念?将近一个小时诶!现在是下午两点,一个小时以后我们能到达W市 新开游乐园就不错了。游乐园通常下午六点闭园,我们去那里只能玩3个小时!”孙尚香抚额,叹了口气,“去W市来回折腾的功夫,我们都能在 本市的水上乐园狂HIGH一个下午的了。小乔,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香香你现在来了那……那什么月事,我们肯定没法在本地的水上乐园玩了,”小乔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她又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何况W市新开的那家游乐园是二十四小时营业,我们去了还能玩好长时间的吧。”
“小乔……”孙尚香的声音有些脱力。
“可是香香今天是我们的……哇呜!”
未说完的话被截在了口中,柔软甜糯的舌伺机而入,迷乱了她想说的剩下那半句话。柔软的舌灵活却又极具侵略性地扫荡过口腔,细细地舐过另一根舌的舌根,忽又退回牙龈处,轻舔了一下她的虎牙,“唔……”嘴中轻泄出一丝嘤咛,二人的脸上渐都渲染了几分嫣红——愉悦、柔和却又带有几分青涩的嫣红,青涩酸甜一如少女们初次萌动的恋心。孙尚香停下了那个绵长的Kiss,像是忽然想到什么般,扭头转了过身去。
“哈……我说……香香……”
“香香?”
孙尚香的耳尖有些泛红,此刻她捂着嘴不知说什么是好。说实话,主动出击一向是她奉行的信条,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出击”却害的她心如雷鼓咚咚响——该死的,直到现在她还是无法抑制住自己,无法不去回想刚才的那一个吻。
“香香,你的脸很——红哦。”

---------占坑·待填---------

※全职的各位属于虫爹,OOC了的叶包CP属于小生。

※私设有之,慎入。

最近这几天,无论哪个点睡觉,包子起的都很早,每天六点多钟出去,美其名曰晨跑,把原来还不在兴欣时养成的晨跑习惯再延续下去。

“行啊,包子,天天锻炼身体好,比某个整天宅在网吧里大门不出二步不迈的人要好多了。”魏琛熬了一整晚的夜,都在捣弄他那件死亡之手的银武升级,叶修也没睡,跟着去打Boss收集材料。
“你瞧瞧你话说的,我这不是在为兴欣发展做贡献嘛,你死亡之手的材料还要不要了?”叶修嘴里正叼着根烟,说话却也是丝毫不含糊,“对了,包子,你既然出去晨跑,一块儿把早饭也捎上吧,到时候饭钱找老板娘报销。”
包子自然是欢喜地应了下来:“没问题老大,包在我身上。”魏琛却一脸鄙视地嘘到叶修:“滚,没事儿别拿老夫的死亡之手威胁人。叶修你小子,花起老板娘的钱来挺溜啊,许空头支票这事儿没少干哈。”
“我这不想着包子买了早饭以后老板娘就不用再单跑一趟了,你看看现在老板娘好不容易正睡着,这段时间她也没少为赞助商的事情忙活,也该休息一下了。”叶修义正言辞地说到,脸上表情也是正经得不行。
“是是。”听完他解释,魏琛依然臭着脸。

此时包子已穿好外套,一手扶在门口,正准备出去,他头扭回去补问了一句:“老大,早饭要什么?”
“都行,我不挑食。”叶修回答得很利索。魏琛厚着脸皮说到:“包子啊,我要咱们网吧拐角那家早餐店里的豆汁儿和……”
“酱肉包?”
魏琛一拍大腿,“哎哟,对了,就是那什么酱包。上次谁说的来着,说那儿的包子好吃。”
“是我说的,魏老大你居然连这个都能忘。”包子无奈地翻白眼。
“包子你要体谅一下他,这人呐,年纪一大,记性也跟着不好了。”叶修贫嘴说到。
“嗯,老大你说的很有道理。关爱老人,人人有责,我懂。”包子深以为然,魏琛被他们两人这堪比相声的一唱一和给呛住了。
“那老大我走了啊。”
“嗯。”

包子出去后,叶修还是坐在电脑前面对着他的荣耀,但此时此刻,他毫无打荣耀的念头。包子最近这几天天天都去晨跑,奇怪,不是一般的奇怪,明明他初到兴欣时没有晨跑这个习惯的,最近又是怎么了,天天晨跑按时按点的,比上班打卡还要准时。唉,这个包子啊,搞不懂他脑回路。叶修摇摇头,叹了口气,就收回心思来了。

   

包子买回早饭时已经快七点了,想必晨跑跑了不小一段距离。

“来来来,都快来吃饭啊!”老板娘陈果也早醒了,吼着嗓子喊训练室里那几位赶紧吃饭,“荣耀等会儿再打也不迟,饭凉了可不行。”

“哦——”“哦。”“知道了。”

以叶修为首的一干荣耀狂热者仅仅是口头上应了陈果,身体却还是停留在电脑屏前,一动不动。

陈果深知再不动用些法子是请不下来这几尊大神下来吃饭了,当即把包子拉到了墙角窃窃私语了几句。

“包子啊,快去帮我把叶修他们几个叫下来吃饭。”

“好嘞,老板娘,这事儿包我身上。”


“老大,魏老大,你们几个快点下来吃饭了!”包子人高马大,站在训练室门前,除去那张笑得灿烂一口白牙全露出来的脸外,怎么看都怎么像是截人要账的黑社会大哥。纵然浪迹江湖多年如魏琛,在边低头做手操边